English 設爲首頁登錄內網登錄郵箱登錄VPN

官方微信

一定要把好事辦好——教育系統抗擊疫情“停課不停學”系列報道之二

【浏覽字體: 】      發布時間:2020-03-24      來源:中國教育報


  2月20日,清晨5點剛過,清華大學附屬小學語文教師劉建偉就走出家門,去給學生上課。

  說是上課,課堂卻不在教室裏,而是在中國教育電視台的演播室。學生也不是班上那些熟悉的面孔,而是全國各地盯著大大小小屏幕的學生。

  突如其來的新冠肺炎疫情,讓全國的大中小學學生不得不長時間居家,但學生的成長不應因此而“斷線”。在這樣的背景下,“停課不停學”這種前所未有的新學期打開方式隨之“上線”。

  非常時期的應急之舉,涉及的卻是數以億計的師生。如何打好這場戰役,努力把“停課不停學”這件好事辦好?這是教育系統必須全力以赴答好的一張“考卷”。

  紮實推進線上優質教學資源共享

  叮咚、叮咚……

  疫情防控期間,天津市和平區萬全小學三年級語文教師鄒燕每天的工作,是在各個微信群裏此起彼伏的聲音中開始的。

  按照天津市“停課不停學”工作方案提出的“一區一案、一校一策”的要求,和平區組織名師爲中小學各年級錄制了統一的微課。對多數教師來說,圍繞課程進行輔導,確保學生居家學習的效果是日常的主要工作。

  組織學生收看微課、布置作業、參加線上集體教研、批改學生返回的作業……盡管工作節奏很緊張,鄒燕卻感到“累並快樂著”。因爲能夠幫家長和學生解決居家學習期間遇到的種種困惑,她的心中充滿了成就感。

  不僅是鄒燕,在全國,疫情防控期間挖空心思上好課的教師比比皆是——湖北省荊門市文峰中學教師李安學,每天花40多分鍾爬到山頂找信號;河南省鄭州市第五十四中學教師楊麗麗,請愛人幫忙做直播實驗;北京商業學校教師侯德成,在自家廚房直播起了餐點制作;浙江省杭州市臨安區藻溪小學教師單芃,把油菜花海變成了直播間,只爲了讓學生在家也能“聞”花香、“觸摸”春天……

  事實上,“停課不停學”實施之初,不少教師頗有壓力,也有教師在網上發帖,調侃自己被迫化身“十八線主播”。

  直播課要講得讓學生滿意、教師自己滿意並非易事。一場成功的直播背後,往往是一個團隊的反複打磨、緊密協作。“整個團隊僅線上專門研討就進行了17次。”劉建偉用自己講的《找春天》這節課舉例說。

  正是爲了不給教師增加額外的負擔,2月11日,教育部有關負責人接受記者采訪時專門表示,開展“停課不停學”、做好網上教學工作,沒有必要普遍要求教師去錄播課程。隨後,教育部辦公廳印發文件,再次強調了“防止給教師增加不必要的負擔”。

  2月17日上線、免費爲全國師生提供大量優質教學資源的國家中小學網絡雲平台,正是對上述文件精神的落實。在這裏,來自清華大學附屬小學、北京市中關村第三小學、北京市第一零一中學等18所學校的470余名優秀教師,呈現了他們精雕細琢的精彩。

  在重慶市奉節縣小學教師劉傑看來,這個平台資源豐富,在這個特殊時期上線,無疑是雪中送炭。

  與此同時,各地在探索、磨合過程中不約而同作出同樣的選擇——組織部分名師統一錄制課程“托底”,允許不同區域和學校結合自身實際個性化施策。

  這些舉措,讓教師得以抽出時間,給學生居家學習提供更多有針對性的指導。

  “大家一起教研給學生出‘學習單’,我學到了很多出題目的技巧。”鄒燕說。

  從居家學習特點出發給學生合適的指導

  這個特殊的新學期剛開始,北京大學附屬小學一年級學生小奇就已收獲滿滿。

  線上開學後,北大附小每周給學生發送一次“學習包”,安排學習任務。體育鍛煉、家務勞動、讀書、遠望……內容簡單明了、充分考慮學習資源是否易于獲取,是這些任務的特點。

  在小奇母親顔女士看來,學校的安排充分考慮了居家學習的特點,“課業不重,老師會保持和學生的互動,這種陪伴對孩子居家期間的身心健康很重要”。

  “‘停課不停學’應該是一種廣義的學習,學習的方式也應該是多種多樣的。”教育部基礎教育司司長呂玉剛在國務院聯防聯控機制新聞發布會上的這番表態,代表了教育部對靈活開展居家學習的一貫態度。對此,顔女士非常認同。

  爲避免學生網上學習時間過長,教育部出台文件,要求各地教育部門、學校和教師依據不同年齡段學生的特點,指導學生合理確定網上學習時間。

  陳熙文,江蘇省張家港市常青藤實驗學校高三學生。居家在線學習後,陳熙文發現,老師們的課還是一如既往地精彩,尤其是當聽到語文老師從疫情防控講到人間大愛,英語老師悼念球星科比並分享他所理解的“曼巴精神”時,陳熙文産生了共鳴,熱淚盈眶。

  在家學的東西開學了還要重學嗎?關于居家學習與正式開學後課堂教學的銜接問題,不光家長心存疑惑,很多教師心裏也沒底。

  “這個階段的教育教學活動,具有特殊性、准備性、銜接性。”在北京師範大學教授張志勇看來,教育部提出的“要防止以居家學習完全代替學校課堂教學”的要求,正是對上述疑問最好的回應。

  著力解決偏遠貧困地區學生居家學習難題

  江西省宜春市金橋小學四年級學生劉思雲,前一段時間有些不開心。

  原來,居家線上學習一段時間後,隨著上網消耗的流量不斷上漲,劉思雲家裏僅有的一部手機眼看就要欠費了。

  流量在不斷消耗,隨著流量一點點見底的,是劉思雲學習的熱情。

  一籌莫展時,她的手機突然收到一條短信——移動、電信、聯通爲支持疫情防控期間的線上教學工作,將推出10元定向流量包,可滿足從2月20日至3月31日線上學習的流量需求。

  “再也不用爲流量擔心啦!”劉思雲的情緒轉陰爲晴。

  短短數十字短信的背後,是宜春市爲保障全市86.6萬余名中小學生在家安心學習、減輕家庭負擔作出的努力。

  原來,針對線上教學流量消耗大、費用高的問題,宜春市領導召集移動、電信、聯通三大電信運營商宜春分公司負責人現場辦公,協調爲有需要的家庭開通了“愛心流量包”,確保全市中小學生在線學習流量無憂。

  線上教學帶來的支出,在有些人看來微不足道,但對一些貧困家庭來說,卻是不小的負擔。

  其實,部分偏遠貧困地區無網絡或網速慢,學生的學習問題一直是教育部最牽挂的事。爲了給家庭經濟困難學生“兜底”,教育部第一時間協調安排中國教育電視台開播《同上一堂課》空中直播課堂,實現了對廣大偏遠農村地區的全覆蓋。

  同樣是爲了“兜底”,江蘇省南京市教育局采購了435台平板電腦集中配送給農村小規模學校學生,浙江省常山縣給家庭經濟困難學生送去了電視,廣東省給30萬名建檔立卡學生贈送了助學流量包,安徽省肥東縣806名教師與3667名建檔立卡學生結成了幫扶對子。

  教育部還多次印發通知,要求學校、教師指導學生根據自身現有條件,選擇網絡學習或電視空中課堂學習,盡量避免因打印作業或學習資料增加學生家庭經濟負擔。

  “一切为了孩子!为了把‘停课不停学’这件好事办好,从教育部到地方各级教育部门把能想到的都想到了,能做到的都做到了。”江苏省徐州市铜山区房村镇中心校校长刘军感慨地说。(本报“停课不停学”特别报道组 报道组成员:柴葳 高靓 张晨 苏令 高毅哲 焦以璇 于珍 李澈 刘亦凡 唐琪 本文执笔:李澈 苏令 统稿:蔡继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