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設爲首頁登錄內網登錄郵箱登錄VPN

官方微信

停课不停学:居家学习 效果如何

【浏覽字體: 】      發布時間:2020-03-20      來源:光明日報

編者按

  爲防止新冠肺炎疫情向學校擴散,保障億萬師生健康,教育部要求中小學在延期開學期間“停課不停學”。爲全面了解中小學生居家學習和網絡學習的基本情況,北京師範大學中國教育政策研究院針對全國31個省區市(除港澳台)小學、初中、高中學生網絡學習情況、學生網絡學習的滿意度以及軟硬件條件等進行了調查。共收回有效問卷77939份,其中,小學生54387人(占69.8%)、初中生19022人(占24.4%)、高中生4530人(占5.8%)。在此基礎上,課題組也提出了在線教育如何“不掉線”的對策建議。

  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今年全國春季學期延期開學,中小學“停課不停學”,廣大學生在學校和教師的組織、指導下在“雲端”相聚學習。這種居家學習和網上教學方式學生能否接受,實施效果如何?學習場所由學校轉移到家庭,居家學習完全不同于學校班級教學環境下的學習活動,影響學生居家學習效果的因素到底有哪些?課題組針對居家學習和網絡學習的認可度和滿意度、硬件條件、學習內容和計劃安排、教師和家長責任、學生的自覺和自律性等進行了深入調查。

1.中小學生居家學習滿意度總體較高

  絕大多數學生認可網絡學習方式和學習效果。77.3%的學生認爲在不能到校學習的情況下進行網絡學習是個好方式,72.9%的學生對居家期間的網絡學習方式感到滿意或非常滿意。關于在家學習效果,近七成(69.4%)學生感到“非常滿意”和“滿意”,僅有2.9%的學生持有“非常不滿意”的態度。可見,在疫情防控期間,居家學習方式得到了大部分學生的認可和支持。從群體分布看,北京(83.4%)和山東(83.2%)學生對網絡學習的滿意度更高,鄉鎮和農村學生(72.7%)、中等成績以下學生(67.8%)、民辦學校學生(65.4%)、高三學生(62.2%)、家庭條件較差學生(55.7%)對網絡學習的滿意度依次降低。

  不同學段的學生對網絡學習的滿意度不同,但總體差異不大。關于網絡學習的滿意度,小學生、初中生、高中生平均得分依次爲2.27、2.14、2.34(滿分爲4,如下數據均采用同樣標准)。高中生滿意度平均得分高于初中生和小學生,初中生得分最低。這主要與高中生人格成長愈加健全、學習意識更爲主動有關,初中生則多處于叛逆期,學習積極性低于高中生,而小學生則對于網絡學習方式感到好奇,致使滿意度略高于初中生。

  城鄉不同學校中小學生對網絡學習的滿意度不同,但總體差異不大。調查顯示,居住在城市、縣城、鄉鎮和農村的學生網絡學習滿意度依次爲2.25、2.18、2.26、2.23,表明居住在城市和鄉鎮的學生滿意度略高于縣城和農村學生,但縣城學生的滿意度低于農村卻值得關注,或許說明農村學生相對于縣城學生,對學習的渴望更高。

  學生成績排名與網絡學習滿意度存在一定的相關性。數據分析表明,成績優秀、良好、中等、中等以下的學生網絡學習滿意度依次爲2.19、2.24、2.26、2.35。可見成績處于中等和中等以下的學生網絡學習滿意度較高,成績優秀的學生滿意度最低。這可能是因爲成績中等及以下學生更喜歡自主化、非正式的網絡學習,更傾向于擺脫學校教育的強制性規定,而成績優秀的學生可能由于對自身要求較高,網絡學習難以滿足自身的實際需求,導致滿意度較低。

2.學習資源對中小學生居家學習效果影響最大

  絕大多數學生對學習的內容安排、學習時長和學習負擔表示滿意。調查表明,69.4%的學生對居家學習期間的總體學習效果表示滿意。具體來看,84.2%和83.8%的學生認爲網絡學習的內容安排和時長合理;83.5%的學生對居家學習期間的內容和課程表示滿意,77.9%的學生對學習負擔滿意,77.3%的學生對學習條件和資源滿意,76.1%的學生對學習計劃和安排滿意,72.8%的學生對學習方式和方法滿意。就學習內容的安排看,學生認爲排在前三位的理想學習內容依次爲疫情防護知識普及和健康教育、文化課程學習、生命教育和心理健康教育。這說明,除了文化課學習之外,在特殊的疫情防控背景下,中小學更加關注健康教育、疫情防護知識教育。

  學生對影響居家學習效果的課程設置、學習資源、學習平台、家校支持等四個因素滿意度均較高。其中,學習資源對學習效果影響最大,其次是課程設置、平台使用和家校支持情況。在課程設置方面,84.2%的學生認爲網絡學習的內容安排較爲合理,能夠滿足自身需求。可見,絕大部分學生對課程設置等要素較爲滿意,對開展網絡教學的反響較好;在學習資源方面,11.4%的學生對在家學習條件和資源“非常滿意”,66.0%的學生選擇“滿意”,可知近八成的學生認爲學習資源的提供情況良好;在平台使用方面,83.2%的學生認爲學校提供的學習平台可以滿足學習需求,可見學校在網絡學習的平台保障方面工作成效較好,爲疫情期間“停課不停學”築牢基礎;在家校支持方面,85.6%的學生認爲家長在自身網絡學習過程中提供了輔導和幫助,可以推斷家長在互聯網、課程提醒、後勤保障等方面起到了支撐作用,可見大部分學生的家庭支持作用是較爲明顯和有效的;在教師支持方面,九成以上的學生反映教師在這一過程中提供網絡學習的技術指導、幫助選擇網絡學習內容,可知雖然處于非面對面的課堂教學時期,但教師在學生網絡學習的重要性仍不可忽視。

  影響學生居家學習效果的四個因素中,學生對家校支持的滿意度最高,對學習資源的滿意度最低。可以看出,學生居家學習期間,家庭的支持、監督保障和教師的引領支持作用是十分有效的。疫情期間,學生主要學習場所在家庭,父母及時督促子女學習、有效進行課後輔導,教師遠程指導學生選課、實施教學、答疑解惑,家校共通,合力完成網絡學習的重要任務。盡管近八成的學生認爲學習資源提供情況良好,但學生對學習資源的滿意度卻最低,這看似矛盾的評價也說明,由于學校網絡學習資源積累少,教師學習資源開發不夠和供給不足,還無法滿足學生對學習資源多樣化的需求。

  學習資源與學生網絡學習滿意度相關度最高。分析結果顯示,課程設置、學習資源、平台使用、家校支持均與網絡學習滿意度存在顯著相關。其中,學習資源與學生網絡學習滿意度相關度最高,說明學生對學習資源的獲取越滿意,其對網絡學習整體越滿意;課程設置相關程度僅次于學習資源,可見學生對網絡課程的內容、方法、時長等方面較爲關注,學生是教學主體,對課程實施感觸更爲深刻,課程設置也是重要的影響因素;家校支持相關性略低,可見學生更爲關注的是網絡教學中的課程與教學,家校支持屬于外部支持因素。從回歸分析來看,同樣支持這一判斷,在四個顯著相關的因素中,學習資源的標准化回歸系數最高,課程設置和平台使用次之,家校支持最低。

3.中小學生居家學習效果如何?

  從調查可知,中小學生對延期開學期間實行居家在線學習是認可的,大多數學生對學習效果是滿意的。綜合分析,保障中小學生居家學習的效果,必須高度重視以下五個問題。

  網絡學習環境是影響學生居家學習效果的客觀條件。延期開學期間,學生的學習活動從學校回到家庭,師生教學活動從時空一體到時空分離,學生學習的物理環境發生了重要變化。一方面,暢通的網絡和適宜的網絡學習終端成爲學生居家學習的基本條件,調查表明:學生家中安裝互聯網、擁有可用于網絡學習的手機或其他電子設備的比例分別爲89.6%、96.4%。從群體分布看,北京、山東、重慶等相對發達地區的學生該項比例更高,大中城市學生家中擁有互聯網和網絡學習設備的比例分別爲93.2%、97.4%,但農村學生該項比例分別爲81.9%和91.3%。另一方面,對網絡學習環境的適應性,成爲影響學生居家學習效果又一個重要因素,調查表明,僅有53%的學生認爲自己比較適應網絡學習方式,47%的學生認爲不太適應居家學習和網絡學習方式,45%的學生因爲要在家進行網絡學習而感到焦慮,且48.1%的學生認爲家長也因爲自己的網絡學習安排而感到焦慮。在學習過程中,學生普遍反映操作不熟練、學習資源太亂、網絡崩潰、學習環境不好等問題影響了總體學習效果。

  自覺性和自律性是影響學生居家學習效果的主觀因素。自覺和自律是學生重要的心理品質,是自我管理能力的重要標志。37.1%的學生不滿意或非常不滿意自己居家學習期間的自覺性和自律性。學生居家學習,師生是通過虛擬的網絡學習空間組織教學的,不同于學校教育的班級教室的實體學習空間,教師對學生學習活動的直接管控能力削弱。

  課程內容安排是影響學生居家學習效果的教育因素。爲了解學生對網絡學習內容的需求,調查中引導學生按重要性大小對疫情防護教育、文化課程學習、生命教育、愛國主義教育、藝體教育等方面進行排序,調查數據顯示疫情防護教育和文化課程選擇排在前兩位,可見,在疫情防控期間,學生居家學習最關注健康教育和文化知識的學習。79.9%的學生認爲居家學習的時間主要用于文化科目(語數外等),但同時73.8%的學生認爲居家學習應該安排更多的實踐類課程。

  教師教學方式是影響學生居家學習效果的教學因素。調查表明,課程設置、學習資源、平台使用和家校支持均與學生網絡學習的滿意度具有顯著相關。其中,學習資源與網絡學習滿意度相關系數最高。今天的中小學生已不滿足于教材知識本身的學習,他們迫切需要教師提供豐富的學習材料;已不滿足于教師單純的講授式教學,需要更多的教師指導下的自主學習。適應學生居家學習特點,中小學教師要加快調整教與學的關系,轉變教師的角色,從過去的以教爲主向幫助指導學生自主學習爲主轉變。

  家校合作共育是影響學生居家學習效果的關鍵因素。居家學習,學生的學習需要家校雙方的共同支持。調查表明,網絡學習中,學生認爲給予最多幫助的是教師和家長,分別有93.5%和93.9%的學生認爲教師提供了網絡學習的技術指導和內容指導,且94.1%的學生對教師責任履行感到滿意或非常滿意。家長作用方面,72.9%的學生認爲自己在網絡學習時需要家長的協助,學習過程中85.6%的學生對家長給予的輔導和幫助感到滿意或非常滿意,且相較于爸爸(78.1%),學生對媽媽(88.9%)的滿意度相對更高。這說明,應進一步提高家長參與學生居家學習的積極性,提高家長的家庭教育水平。

4.提高中小學生居家學習效果的對策建議

  延期開學期間,中小學“停課不停學”,中小學生的學習生活完全從學校這個專門的教育機構,轉移到家庭這個以生活爲中心的新的學習環境,如何提高學生居家學習的效果,成爲學校和家庭共同關心的重大課題。課題組針對如何進一步提高居家學習的效果,提出以下建議:

  保障网络环境下学生学习条件的公平。具备基本的网络学习环境,既是学生居家学习的基本条件,也是互联网时代保障教育公平的基本前提。要完善网络学习环境和条件,解决部分家庭没有互联网、没有配备网络学习的手机或电子设备的问题,保障网络正常运行,中小学要强化系统培訓和技术服务,帮助教师和学生同步适应网络学习方式。

  改變重教書輕育人的做法。對于當下學生居家學習面臨的各種困難和挑戰,不少教師、校長反映:現在的孩子管不住自己,他們晚上不睡、早上不起,學習時坐不住;有人認爲,“宅在家裏,真正拉開差距的不是智商,而是拖延、運動、閱讀、堅持、自律、高效、認真這14個字”。中小學教育要切實改變“重教書輕育人”的局面,建議從教師、家長、學生三方協商安排好學生“一日學習計劃”,指導學生加強時間管理、養成良好的學習習慣,提高學生學習的自覺自律性,形成終身學習的理念。

  改變重文化考試科目輕德美體勞教育的做法。由于我國中小學教育的應試導向偏重,整個課程設置的重心圍繞著升學考試科目來組織。重視升學類文化課程的教學,忽視與考試無關的德育、體育、美育、勞動教育等課程;忽視文化學科課程的實踐教學。如不少學校仍然普遍存在科學教育不重視實驗的現象,從本質上說,這種做法割裂了知識與實踐的關系,對于學生的智慧生成是極其不利的。抗疫期間,學生居家學習爲加強實踐類課程的學習提供了契機,需要均衡安排文化類課程和實踐類課程,強化德美體勞等實踐類課程安排,切實加強勞動教育和閱讀課程安排,建立一日家庭勞動清單制度,全面開展親子閱讀活動等。

  改變教師重講授輕學生學習指導的做法。受制于升學導向的知識本位教學觀的影響,長期以來我國中小學教學形成了以綱(考試大綱)爲綱、以本(教材)爲本的做法。其突出表現是:圍繞教材和教輔組織教學,學生學習活動的主要對象就是教材和教輔材料,導致學生的思維加工原料單一、缺乏挑戰性,很難把學生的學習活動從淺層學習引向深度學習。學生居家學習,最大的特點就是學習的自主性增強,學習時間安排的自主性加大。教師要適當減少網上講授的時間,把更多的工夫用在調動學生學習積極性、組織學生有效學習上。適應居家學習,教師的角色要發生重大變化。要做學生學習的指導者,設計“學習活動指導單”,指導學生明確學習目標、學習內容、學習方法。要做學生學習資源的供給者,爲學生提供學習資源清單,包括課本內容、拓展內容。要做學生學習活動的設計者,提供學習支持框架。要做學生學習活動的組織者,組織學生交流與互動。要做學生思維活動進階的搭橋者,爲學生設計思維活動圖表,推進學生思維的可視化。

  改變重學校教育輕家庭教育的做法。學生居家學習,家庭與學校成了平等的合作育人夥伴,家校合作共育是學生居家學習的可靠保障。“停課不停學”,學生居家學習的另一個啓示是,家校合作育人大有可爲,全社會要努力改變過去重視學校教育、忽視家庭教育的做法。中小學要以問題爲導向,聚焦學生居家學習面臨的家庭教育難題,開展家庭教育講座,特別是要通過家長育子經驗的分享,提高家庭教育的質量和水平。要融洽親子關系,家長通過營造良好的家庭關系爲親子溝通創造條件,創造良好的居家學習環境。建立家校管理共同體,讓家長和教師成爲平等的管理者,按照職責分工,有序參與孩子居家學習的評價管理工作,包括營造良好的居家學習環境、指導孩子做好一日反思與一日規劃、當好教師“助理管理員”等。要做孩子生活與學習的榜樣。家長既是學生居家學習的管理者,也是孩子居家學習的大夥伴,必須做好表率,如按時起床、作息,合理使用手機和電腦,做好一日計劃總結與反思,帶頭鍛煉、讀書,主動參與家務勞動等。在這個過程中,家長要學會與孩子多商量,給予孩子更多尊重。

(作者:北京師範大學中国教育政策研究院课题组 课题组成员:景安磊、张志勇)